【不谈情只说性】(兄妹之卷)(08)【作者:Neroia】   乱伦小说 
字数:13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兄妹之卷四——探索之旅

  吃了午饭,趁着时间尚有余裕,我到书店逛了一下,不为别的,只为那一阵写意空调。

  好吧,我承认此行另有目的,就是採购一些关於自闭症的书籍,藉此希望多瞭解俊傑一点。当然矣,要瞭解俊傑的内心世界,还有更简单的方法……直接跟他的那个阿姨取经!为何不是直接找俊傑本人?因为以他的状况,不一定能告诉我关於他自己内在的事。重点是他们俩共同生活了这么多年,再从阿姨的说话来推测,她应该已经很懂得俊傑的心理状况,对其管教之道亦自有一手。

  但……我不想找那个阿姨!

  别无他的,因为我不想太着迹,亦不想太过麻烦别人……唉!好吧!实话实说,现在一想起那个阿姨,就会不其然回想起当晚发生的糗事,她的睥睨目光,还有那十秒的惨况,然后,是被自己的一泡精液颜射的惨白光景!想到这里,全身都会不住打冷颤,冒起鸡皮疙瘩。

  我不清楚女生被颜射的时候是有什么感受,但那一刻,我真的只有惊慌而已。但要说惊慌的原因,其一是因为阿姨的高超技巧,令我来不及准备便已经泄了;然后是那个羞耻姿势,让那一泡精液莫名奇妙的射下来;最后是因为那些温热精液的黏稠状态,完全是黏在脸上,眼睛不敢张开,鼻子不敢呼吸,但张开了口那些滑溜溜的精液又跑了进来……但更糟糕的是,就算清理了,脸上唇上都有一种古怪的乾燥绷紧感,口腔里更被那些腥臊的气味佔据。

  呼——真是令人泄气的经验。

  但细心一想,心情更是複杂……明明对着女生做这个事情,看见自己的精液黏在她们脸蛋上的时候,那种兴奋感觉异常强烈。但,只要角色互换一下,才发现自己是意料之内,情理之外的抗拒,明明是自己的东西,但好像碰一下都不敢,遑论被颜射了。

  虽然没尝过多少次颜射女生的经验,前度女友都很抗拒,只有跟援交女生、炮友做过这个事情,但我真的很好奇她们被颜射的时候是否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喔,对了!说起炮友,小敏不是很适合的人选吗?那段影片里,她不是被俊傑颜射了吗?而且她跟俊傑交往过,还有多年交情,现在更是炮友,说不定她亦很瞭解俊傑的身世背景呢!

  如果约小敏出来的话,那……咳!当然了,我的目的是想藉此瞭解俊傑而已!只不过如果情况许可的话,我也想顺道亲身瞭解一下她被颜射的感受呢。

  拿着电话,还是踌躇了一下……自取得她的号码后,这才是第一次打给她,我应该怎样跟小敏打开话题?现在这个时间打给她会否有一点冒昧?开场白不打紧,但就算聊开了,直说理由也是完全不可能的事。约在今晚见面好吗?说是吃个晚饭应该也行了吧!

  算了,先打出电话才再打算好了。

  「你好,请问是哪位?」电话接通后,对方声调清脆的礼貌问道。

  「嗨,呃……我是阿南。」

  「阿南?喔——想不到你终於打电话来了,我还以为你人间蒸发了。」
  「对喔,因为这几天都比较忙。」说罢,我深呼吸一下立即续道「咳,我想问你今晚有空吗?」

  「今晚喔……」电话里小敏打了个顿,半晌才轻叹道「今晚我应该没空了,嗯……其实,接着的这个星期我也有事情要做,所以应该都没空呢。」

  糟了,被拒绝了——而且就像是被除名了般,断绝了以后来往的一切可能!屏息静气的当下,心跳都像停止了,脑袋更是一片空白,好一会儿不懂回应「……呃?呃……是吗?那,那……呃,明白,我明白的了。」真是令人欲哭无泪的第一通电话。

  「呃?你不要误会,我真的有事情要忙……因为我很快要搬家,但新居那边的装修出了一点问题,所以我才要在下班之后到那边监看进度而已。」小敏突然一股劲儿的解释起来,还带一点歉意的道「因为不知道还要耗多少时日,但赶得上的话,最快也只是多忙个几天而已,那……呃,不如这样,到时候我才打电话给你,跟你再约时间好吗?」

  不管她的解释有多令人心动,亦改变不了今晚没空这回事,但既已说到这个点上,哪里还有我讨价还价的权利「呃……嗯,好吧。」

  「……脑部异常发展而形成的发展障碍,它与其他儿童发展迟缓问题的最大分别是语言、沟通、社交及行为方面的异常……不单语言发展迟缓,而在情感表达及非语言表达的理解方面也有显着困难,严重影响与别人进行交流的能力。」回家的列车上,我把今天才买回来的书拿出来瞟了一下「缺乏使用基本身体语言的能,例如眼神的接触交流、面部表情及社交手势等。同理心的缺失,未能察觉别人的存在、需要及感受……理解能力相对简单,较难明白问题、複杂指示或误解笑话和含有讽刺的说话……兴趣偏狭,对有兴趣物件的注意力的程度异常。」
  呼——这就是小妤的男友?真是好的没话说呢!

  看到这里,心里突然泛起了很多疑问!例如,妹妹知道俊傑患有自闭症吗?虽然俊傑的阿姨以我是小妤大哥的身分来告诉我这事,但不等於小妤必然知道吧。而且,就算小妤知道了这个病症,但她会否知悉令到俊傑性爱成瘾的后天伤患?更甚者,妹妹是否知道俊傑家里的日常?她知道那个阿姨的存在吗?她知道俊傑家里那一片荒淫无度的状况吗?

  「阿哥!」

  「南哥。」

  从背后传来的两声叫喊,不用多想,一定是我妹和那个俊傑的了——意料之外的偶遇,令我忙不迭的把那本认知自闭症的书籍收到公事包里。

  「呃……嗨!」突然遇上他们俩的感觉真的很糟糕,尽管他们二人,小妤仍是小妤,俊傑仍是俊傑,但他们俩一同出现的时候,总让我有说不上来的不安感。我不是怕了跟他们相处,事实上,只要他们分开了来,我跟他们任何一人单独相处都没有问题。

  「哥,你今天不用加班吗?」

  「对喔,那……你们呢?」

  「我们才刚温习完了,准备回家。」

  看着现在俊傑脸上的表情,神情自若的,面不改色的,还挂着一道意义不明的微笑……对了,那就是他在我印象中的样子,我就是因为他这个摸不透而惹人讨厌的表情,被他牵着鼻子走,再接二连三的搞出了一个个覆水难收的糟糕事情。
  骤眼看,他们两人只是一对普通的学生小情侣,但,这个俊傑可不是平凡人呢!他是一个性爱成瘾的偏执狂呢!他的小世界里只有寥寥可数的亲友,狭隘的兴趣,然后便是一大堆无法控制的性欲。只要欲火点燃,这个人可是会不顾别人目光,不惜一切都要把肉欲发泄出来的人……我真的不敢想像,小妤待在他身边的每一天是如何撑过来?

  假设图书馆是他们俩约会的老地方好了,虽然是一个严肃地方,但,搞不好,台面上小妤在温习,台面下却被俊傑这头毫无节制的色狼淫玩!甚至还被强逼不能发出声音……

  胡——冷静!虽然越想越觉得气忿!但我要控制自己的思绪!

  今时不同往日的了!我不能再如此毫无节制的,依照自己主观愿望不断丑化俊傑的形象。

  列车到站的时候,俊傑跟来了。出闸了,他亦一直跟来。但当快要走上地铁出口之际,无可奈何之下,只有当着小妤的脸把俊傑拉到一旁说几句话……关於这事,虽然我想静悄悄的做,但小妤跟他一直形影不离的,所以我只好硬着头皮做了。

  「南哥,什么事?」

  好吧,不能语中带话,要简洁直接的说出意思「阿俊傑,你送到这里就行了,你不用跟来了。」

  「嗯,为什么?」

  被反问原因的当下,我才突然发现,委婉说话在人际社交方面真的很重要。深呼吸一口气后,我说「因为我不想我妈见到你,我……不想你们在这种时候见面,尤其我在场的情况下,因为这会令我感到很不安。」无可否认的是在这一切之后,俊傑对於我的家庭来说,仍是一个有如计时炸弹般充满危险变数的存在。
  听见我的说话后,俊傑两眼溜了好一会儿,半晌,轻皱眉头颔首道「明白,那我先走了。」没有怨言,话语刚落,俊傑已潇洒转身准备离开了。

  「等等……」

  「系,还有事?」

  深呼吸一口气后,我才遥指后边的小妤,轻叹道「要走了,至少也跟我妹说一声再见吧。」

  「……对喔。」俊傑这才恍然大悟的走向小妤——看他跟妹妹的相处,脸上那种自然流露的天然呆,再加上不加修饰的笑容,我真的没话可说……如果不是得悉俊傑是患有自闭症的话,他极其量也只是一个不善於交际的书呆子而已。
  跟俊傑道别了后,看他的身影消失在地铁站的当下,我才安心下来继续归途……不过,虽然路程不远,但我还是隐隐察觉到小妤似在生闷气,突然的沉默不语,沿途上,几乎都不愿跟我多说话。直至走进大堂等候电梯的这个时间里,看着电梯跑到顶层才缓缓下降,小妤才忍不住郁闷说出了口。

  「哥,你刚才跟小傑说了什么?」小妤一定是在意这个事情,这我明白。
  「没什么特别事。」我故作平静的回道——当然是谎话了!难道要我直接把原因说出来,是因为我怕你的男友上来之后,害怕他有莫名奇妙的性冲动,再莫名奇妙的把我们的老妈再干一遍吗!当然矣,我明白这个藉口说服不了小妤,也说服不了自己,所以我立刻绞尽脑汁,有的没的尽管说道「咳……因为我在喔,不用他送你回来,我们一起回家不就行了。」

  「……你吃醋吗?」

  「呃……」本来想要解释,但瞬间一想,这的确是眼下最有力的理由,因此顺水推舟的打趣道「咳,我不可以吃醋的吗?」原以为听见我的话后,小妤好歹都会给个反应,说个笑话,或者做个鬼脸之类,把刚才的气氛轻松带过告一段落,哪知道,她突然沉默不语起来。

  直至电梯到了,门开了,几个大叔大婶汹涌走出来了,小妤才突然拉着我手,穿过人群走进电梯里。没了人群的挤拥吵闹声音后,电梯沉寂得很,但越是沉寂,那些弥漫於这个密闭空间里,从机器运作而发出的嗡嗡吵声更为吵耳。

  「哥……」拉着我手,小妤耷拉着头站在我的身旁,默默的道「你这几天都要加班,不是很忙吗?人家已经几天没好好跟你说过一句话了。」说着,她的手心握得更紧了,身体悄悄的挨近来,好像要依偎在我的臂膀上一样,然后那种令人酥麻的感觉悄悄传来了。

  「对喔,呃,这几天的确是比较忙。」或许是长久以来的自然反应使然,身在家门之外,尤其在升降梯里能被监控的这种场合,面对小妤送来的温柔乡,我的确有点挣扎,有点想要从中甩开……但越是想挣扎,手臂越是在小妤的身体上磨蹭,心血亦莫名奇妙的蠢蠢欲动了。

  「不要动喔!」小妤还是抱着我的手臂,耷拉着头的道。

  「但会被别人看见的……那里有监控镜头呢。」

  「谁有空管它了!」越说下去,小妤抱得越紧「……总之在回家之前,我都不会放手的!」

  听见妹妹这一番宣言,我的心情激动了,同时忐忑起伏,就像突然冲上云端再跌荡回到地面……对喔!回家之前小妤都不会放手,这的确是令人感到窝心的小确幸。但,然后呢?回到了家,踏进家门,再不愿放开,再不愿面对,这一双手还是得放开,不是吗?

  这是很令人沮丧的现实,对吗——如果我只是一头色欲薰心的禽兽,那该有多好?但我不得不承认,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后,我更不懂得如何拿捏跟小妤相处的距离,太远了,感觉如同受到冷落,但距离太近了又离不开情欲。而在定义其他身分之前,我们已有一个先天固有的兄妹关系,然后呢?在她男友的身后,我还能够有什么不一样的身分?因为不伦关系而衍生出来的……第三者?还是性伴侣吗?就算果真如此,我也不愿意接受这些称呼。

  或许,妹妹要求的比我想的简单多了,可能只是一个纯粹的抱抱……但很抱歉,对我来说,这些抱抱一点都不简单纯粹。每一次抱下去,複杂的情怀,缠绵的感觉,温柔的触感,被打开了的禁忌,这些都会令我的思绪瞬间走偏,然后就是压抑不了的心血燥动。

  吃晚饭的时候,我突然……勃起了,毫无先兆的。

  但要深究原因的话,我想是因为小妤脸上的那三颗饭粒而致的。看着那三颗饭粒黏在她的嘴角上,不经意的表情下,她一边用手把饭粒推到嘴边,一边以小巧舌头拨弄,粉唇红舌小指头的相互撩动,竟然有说不上来的异样诱惑,令我的心血一下子瞬间飇升起来,身下的反应强了,同时令我蓦地记起,我和小妤第一次发生不伦关系的那一夜。

  看着眼前的小妤,一边回想起来,还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好像都是如梦如烟的幻觉而已。但,小妤的红唇贝齿的确曾经为我打开,吞吐我深进其内的阳具呢,而且不只给我口交,吃了我的精液,还被我喷了一脸糊里糊涂的。

  呃,对了……小妤也被我颜射了呢。

  匆忙洗好了碗筷,回到大厅上看见爸妈和小妤在看电视,我假咳一声说道「咳,吃得很饱呢!我……」

  「这孩子真是的……宁呻飢肠,莫怨饱肚呢。」老妈毫不留情的吐槽道。
  「对喔对喔,阿哥真是过份。」小妤一边眼看电视一边点头附和道。

  「呵。」老爸没说什么,只是投来了无奈笑容。

  「呃,我……我只是想说,吃饱了,想到街上逛一逛散步而已。」

  「那去吧,反正你都不爱看电视剧的。」老妈眼看电视,不屑一顾的说道——事实上,他们三口子都专注在电视上,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

  「呃呃,呃……咳!阿,阿妹,你要不要也一起去散步?」

  「散步?」当小妤一脸困惑打量我的时候,我起劲的不断打眼色,眉头起伏,大小眼,眨眼,状似抽搐的脸部表情全都一并而出,务求让她明白,我的目的旨在跟她独处。终於,在我的脸部肌肉真的快要抽搐起来的时候,她明白了,这才不断颔首附和道「喔……喔喔!好喔,我也想要散步呢!」

  到了楼下,才刚离开灯火通明的大堂,小妤已经步调轻快的走在前头。直至走到街上,到了那个昏黄街灯映照下的一角,小妤才蓦地停了下来,没有说话,水灵灵的眼睛似在微笑,脸上挂上一道虚无飘渺的笑容,好像在等待我的步伐跟上来一样。

  直至我跟上了,小妤才深呼吸一口气,抿着嘴唇道「哥,你是不是有话想跟我说?」

  「呃……对。」话虽如此,虽然难得抓来了独处时间,但我真的不敢清心直说——被颜射的感觉是怎样?精液的味道是否怪怪的?这些说话,这些问题,全都不是能够随性说出的事情。尤其是,现在是由一个男生来询问他的亲妹妹,整件事情不只更难以启齿,亦变得更为荒诞——这一刻,我又羨慕起来了,因为换了是俊傑的话,他一定能够毫无顾虑畅所欲言。

  听了我的回应,小妤只是耷拉着头,半晌才道「是否……关於小傑的事?」
  「他?呃……」沉吟的瞬间,我恍然大悟了,而且看来不是她误会了我的意思,而是她有这个意思。我只好顺势的点头,抱着先把话题聊开了的心态,小心奕奕的说道「嗯,关於他的事……我的确想要多瞭解一下,但不要误会,我不是吃醋,我只是觉得毕竟跟你拍拖的是他,所以才想认识他的事情多一点而已。」
  「呼——好的!那,你尽管说吧。」说着,小妤又是呼了一口气。

  「那,呃……事实上,你会不会觉得那个俊傑的行为举止,呃,好像有点怪异的?例如,说话都很直接,不会拐弯抹角之类,还好像不大会看人脸色的。」今非昔比,始终有了初步认识俊傑的身世背景,所以没了过去不知者的忿恨,反而令到自己有种形容不了的龌龊感。

  「嗯,这个……对喔。」小妤耷拉的头微微的点动了。

  「嗯嗯?」

  「说出来的话,你……」妹妹突然激动起来,倒抽一口气,说道「哥,你要先答应我,不能抱有任何歧视目光,行吗?」

  「……嗯,好的。」既已说到这个点上了,着实不用小妤亲口承认,我也猜想得到大概了。

  「他有一点轻微的阿斯伯格症,但……但完全不影响到什么的!」

  「喔,原来如此。」还好早有预备,要不然第一次听见这个医学名词,真的会听得一头雾水。那好了,既然确认了这事,那之后的是另一个重点了,小心奕奕的,故作不在意的试探道「但你怎么知道的?是他亲口告诉你的吗?」

  小妤好像没听见般,默不作声的抬眼定睛打量我的样子,半晌才道「……不,是他的阿姨告诉我的。」

  我故作诧异的反问道「他的阿姨?喔,喔……原来他还有一个阿姨的吗?他们有什么关系吗?」

  「他们的关系?不就是阿姨和外甥吗?」

  「啧……呵,也对喔。」推想一下,如果小妤以为俊傑和那个阿姨的关系,是血缘上的亲属关系,那她应该不甚清楚俊傑家里的状况了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推想下去,我想小妤除了自闭症一事之外,应该还不知道俊傑的后天伤患情况吧……想到这里,无可避免的再一次感到犯难了。因为不管是直接,还是婉转说话,我也不清楚该如何切入他们俩那方面的话题。

  次数频繁吗?需求大吗?做法千奇百怪吗?

  要拿出来讨论的话,真的并无不可,但让我迟疑顾虑的是,他们两小口才刚进入拍拖热恋期,次数频繁,需求大,甚至做法千奇百怪又有什么问题?现在的答案能够作准吗?

  「哥……」小妤耷拉着头,从眼角偷偷打量我的样子,低声问道「你不反对吗?」

  「反对什么?你跟俊傑拍拖的事吗?啧,我……为何要反对?」曾几何时,这个想法真的在脑海里闪现过不下数次,就算是……当小妤听见我的说话后,她已蓦地钻进我的怀里,把脸蛋藏在我的胸口,两手环绕我的身体把我紧紧抱住了——这一刻,我不清楚小妤想要做什么,但如果,这是她一直以来渴求的抱抱的话,那我亦不会吝啬,亦不会介意旁人的目光,心无旁鹜的张开臂膀给她拥抱。
  「呜——呜——」沉默之中,胸口传来了低声抽泣。

  当下,我或许真的不清楚,理解不了小妤为了什么事情而崩溃下来,虽然感到徬徨,但我仍静静的抚摸她的头发,直至抚平了那些哭声,直至感到莫名的匮乏无力,直至小妤抬头,眼里流露出淡然忧伤,我才在脸上努力挂起一道笑容。
  「你怎么突然哭了?」

  「没喔,呜,只是觉得开心而已。」

  「开心吗?嗯……明白。」

  「哥,呜……」喊了这声之后,小妤没有说下去,让我们俩突然陷入了无语对视之中。

  「嗯?」

  「对不起。」没原没因的道歉后,她才轻如无声的道「你会否觉得我很贪心?」
  「呃,呃……」不管有否明白她的话中之意,我也无法好好回应。

  「一方面不顾身边的人的反对,仍然跟小傑拍拖,另一方面却对你如此狠心……」小妤伏在我的胸上,不知有哭没哭的说下去「虽然明知道你不会好受,但仍然想从你身上得到支持,因此只能够不断说服自己,因为你是,呜,因为你是我哥!然后便觉得这一切都理所当然了,所以……所以才会一直忽略你的感受,还肆无忌惮的对你予取予求。」

  不对呢!不是这样的,真正贪心的人是我才对——

  「不要紧的!」

  虽然想法很讨厌,但当下,那种身为备胎,身为第三者的感觉悠然而生,每一次相处就像被突然掀牌一样宠辱若惊——但这些想法都不再重要了,哪管是备胎还是第三者,我都愿意为妹妹负起这些身分。就算是作为推进器,甚至是为她遮风挡雨的工具,我都并不介意。

  「因为我是你哥,对吗?我不是一直都让你在我的身边放肆的吗?我早已习惯的了,所以不用管我,你只要好好的……好好的努力读书,考上大学,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生活就好了!其他的事,呃,都有我这个哥哥来承受的。」我承认自己有点词不达意,说真的,如此不知所云的说话令我感到懊恼,但感不感动,适不适合眼下情况也好,我都希望有好好把心意传达给妹妹知道。

  小妤再次把脸埋在我的胸口上,两手抱得紧紧的,尽情尽性的哭了出来,哭笑不得的道「呜——哈,阿哥你的说话很老土喔,呜——」

  「啧……嗯?」

  「嗯。」小妤露出苦涩笑容,眼有泪花的说「很开心呢……能够做你的妹妹,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幸运呢。」

  不对呢……要说的话,能够有小妤这个妹妹才是我的福气呢。

  无声胜有声的当下,小妤蓦地送来了一个轻吻——然后,她的情感有如泉涌般一发不可收拾。从轻而重,从外至内,从乾燥到湿润,从平静湖面再被那一根小巧舌头撩动得牵起涟漪,情绪蕴酿了,呼吸急促了,心血凝聚了,两手也不再安份了,身体不能再自已了……但再不能自控,再不能克制,我还是刹停了!因为再这样没完没了的深吻下去,搞不好我会缺氧休克的。

  事实是,我们兄妹俩在大街上如此相拥亲吻,就算没被熟人碰见也好,也会令我感到忐忑不安。

  「呼——小妤,我们回家好吗?」

  「……不要。」小妤沉吟的回绝了,依在我的胸口上轻声问道「哥,今晚会不会有球赛?」

  「应该有吧……」再笨拙再迟钝,我也理解她的话中之意。

  「那,那我不要回家,我……」说着,她的手捏紧了我的腰干,耷拉着头撒野的道「哥,可以让我再放肆一次吗?今晚你可以陪我吗?」

  走进升降梯里,小妤拉着我的胳臂躲在我的身后,胆怯怯的,畏首畏尾的,好像要把身体都藏在我的影子里般,更不敢四处张望那些贴在墙上的下流广告——要说小妤感到害怕,我也不比她好,尤其走出升降梯后,面对那个已有一把年纪了,但仍不吝脂粉涂抹的老女人,张口一句「开房吗?」随手一挥「身分证。」我觉得心里还是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郁闷。

  默默递上了两张钞票,再把附有芳名玉照的身分证反了个面的补上来。
  「她的呢?」

  「呃,咳……她不方便呢。」

  这一刻,老女人默不作声的抬眼打量我们二人,半晌,她才恍然大悟了般的点一点头,没说什么,然后低下头来做起登记工作——呵!真是走运了!虽然不清楚这个老女人想明白了什么事情,但至少,现在免了一些小麻烦,亦免了不必要的尴尬。

  虽然不是第一次光顾这种地方,但现在的心情特别複杂,尤其是把钱包放回裤袋,正好摸到才刚买来的那个小包装盒的时候……因为身边人不是外边任何一个女生,而是一个跟我共住了十七年,我们互相称呼为兄妹的女生!而为何我们会走到这一地步了?只因为小妤不想在家里偷偷摸摸的,同时很坚决谢绝了一切外边的随性即兴,她称之为原始人的行为,所以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只好匆匆忙忙的找上这家时钟酒店。

  求神拜佛!这两个小时里不要出什么岔子,因为亲兄妹开房这一档事是千言万语都解释不来的。

  门面虽然老旧,但房间佈局意外的很有情调,灯光昏暗的,而且熟门路的人一看,尤其那个全幅透明玻璃的浴室,已不言自明这些房间是供人做爱做的事——对呢,这是让无数红男绿女在繁华生活之中,偷得浮生的一刻,能够玉帛相见享受鱼水之欢的地方。所以,能於此地出现的人都有明确目的,不谈情,只说性……所以我跟妹妹於此地出现,都是抱着同样的想法了吗?

  这刻的心情,没有最複杂,只有更複杂而已——自发生不伦关系之后,这的确是第一次,我们兄妹俩都知道彼此之间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

  「哥,我……很紧张呢。」小妤站在一角,侧目抿嘴,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嗯。」同样的心情——但我很清楚抱持这种心态下去,情况不会改变,所以我轻轻的推了一把,把妹妹拉到床边一同坐下来。虽然她显得有点害羞,脸上是一道含羞答答的笑容,没有正眼看我,故作宽容四处张望,但我知道她很紧张,身体有点僵硬,放在大腿上的两手更在不断互相扼腕搓揉。

  为此,我轻轻的按住她的两手,这才让她的视线回到我的脸上来。

  「呼——我们先从抱抱开始好吗?」

  「……嗯嗯嗯。」小妤点头如捣蒜的应允了。

  把她紧缠的两手分开了来后,我的两手才徐徐的从她的腋下穿过去。或许是心情,或许是坐姿,我们俩的动作有点生涩,抱得不紧,身体没有紧贴……但当我的手抱到了她的背上时,当小妤自然而然的躺了下去,当我们突然从坐姿换成了横卧床上的时候,我们兄妹俩的身体紧贴起来了,胸口传来了隐隐的酥麻触感,胯下抵在她的大腿上,感觉柔和而令人刺激,情绪亦好像渐渐蕴酿起来了。
  面对面的当下,小妤的眼睛纵是溜转,纵是回避,但还是停留在我的眼睛上……然后,她咬着下唇,眼睛开始不安份的在我的脸上搜索,然后又是一个含情脉脉的笑容。

  吻了下去,唇舌相交相缠的一刻开始,妹妹的眼睛合上了,呼出了诱人腔音。
  吻了上来,唾液口水交换了,小妤的身体亦自然的放松起来了,毫无顾虑的依在我的怀中,好像心甘情愿任由我的摆佈一样。

  因此,我亦让本能驱动自己的身体,把接下来的动作自然而然的做起来——腾出了手,缓缓的摸上了妹妹的身体,隔着衣服,动作轻柔而细腻的爱抚她的胸部,把她的小奶子都摸了一遍,再感受她悄悄硬了起来的小乳头。不消一会,小妤的身体传来了微微的颤抖,我才不徐不疾的把她的衣服拉起来,手口并下,把她胸前的两颗奶子任意的揉弄起来。

  「呜——呜嗯——」当我吃到小乳头上,肆意吸吮起来的时候,小妤终於忍不住吟叫出来,身体更是不住扭动。

  「……感觉难受吗?」

  「不……」好像没料到我的问题,小妤咬着手指摇了摇头,脸蛋渐已绯红吃笑的道「嘻,感觉很舒服。」

  「不害羞喔。」我打趣的说罢,轻拉开了她吸吮的手指,低头给她轻吻,说道「那我要开始了。」说着,我动作轻巧的把她的外衣和穿在里头的小可爱一并的拉上去脱下来,让她的上身毫无保留的坦露出来……然后,当我正要开始下一步的时候,小妤的两手突兀的抱在我的腰间,脸上似是玩味,亦似羞涩的,不说一话,把我的上衣一把脱了下来。

  「哇——」对於她的主动,我故作吃惊的给她一个诧异表情。

  「唔……」这刻,不知是我的表情反应使然,还是她的羞涩,小妤突然羞怯不已的把我抱住,把绯红的脸蛋藏在我的颈旁。

  没了衣服阻隔,小妤的反应更加直接了……揉弄她的胸部,扭捏小奶头,都已足够让她的身体颤跳起来。甚至只是顺游而下的爱抚,滑不溜手的小腹和腰间,都成了她的敏感部位,一触一碰都令她不住扭动,更令那个抵着我胯下的大腿没完没了的颤动起来。

  只是,正当我的手快要游进她的身下之际,她突然拉着我手,羞怯的笑了——她笑而不语的看着我,然后撑起了上身,逐点而迅速的把整个人都搬移到大床的中间,带点害羞的打趣道「难得有这么大的床呢,别一直在床边弄喔……」
  「啧,好吧。」跟了上去,小妤已很配合的躺下来,所以我立刻延续刚才的活儿,一边跟她亲吻,一边任意爱抚她的全身上下。然后开始向她的身下游去,轻压一下她的小蛮腰,不突兀的动作,两手很有技巧的潜进了她的短裤里头,甚至撑起了内裤,毫无阻隔的搓揉她的细嫩屁股。

  「呜嗯——呜,呜嗯——」

  听见小妤的呢喃叫声后,我更不容有失的争取时机,分攻上下,这边用口吸吮她的小乳头,那边两手已经悄悄的把她的裤子和内裤都一并拉下来了,再以身体躯干作阻隔,分开了她的一双大腿,好让自己的手更能灵活的揉弄她的私处——虽是意料之内,但仍感惊讶,小妤的私处已经湿了,而且湿得彻底的,指头摸了下去全是滑溜溜的爱液。

  「嗯啊,呜——呜,呜嗯,啊——」

  「舒服吗?不用怕的,在这里你可以叫出声音。」

  「……嗯嗯。」轻皱的眉宇下,是一对茫然的眼睛,亦是一张绯红的脸。小妤轻轻的点一点头后,好像想要跟我拥吻,但我们的唇瓣才刚碰上而已,放在她小穴口上的手指一动,她已经忍不住的呢喃叫了出来「嗯,嗯嗯——呜嗯,嗯——嗯啊——」

  「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妹妹私处的那种湿濡,已经是能发出如此淫秽声音的程度了。

  「嗯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小妤的反应越来越细腻,叫声亦越来越放得开。

  为了让小妤更好享受我们兄妹俩的第一次做爱,我不吝献身,俯首藏於她的身下,配合手指的拨弄,为她湿答答的私处口交起来。刚才已被我的手指弄了一会,这一刻,妹妹的整个阴户更是湿得一塌糊涂,爱液仍不断潺潺溢出,我的脸才凑近去,那个淡淡清幽的骚味更是扑面而来。我抱着她的大腿,一股脑的亲下去,把她的阴户毫无保留的舔了一遍,更刻意拨弄那颗小小的豆芽,刺激得让小妤不住的扭身打颤。

  「不——呜嗯,嗯——啊,嗯啊——哥,呜啊——嗯嗯,呜嗯,啊——嗯,嗯嗯嗯,嗯啊啊——」听着妹妹呻吟声的微妙变调,再感受她身体的绷紧扭捏,让我清楚记得她曾在负隅顽抗逆来顺受之下,被我的口交强行带上了高潮呢。
  而今,没了顾虑没了包袱,彼此之间你侬我侬,我更要毫无保留的豁出去了——指如柳枝,舌如青蛇,在小妤最享受的一刻深进她的蜜穴,吸吮她的爱液,拨弄小穴嫩肉,还模仿活塞的抽动,让她几近如疯似狂的扭动下身,大腿夹紧了,小腹不断颤跳,只能发出令人酥麻不已的浪叫声。

  「嗯嗯,哥,呜——很,嗯啊,舒服——啊——嗯,嗯嗯,哥——」呼喊着我的同时,小妤已经叫得有声没气了,上身扭得侧了一边绷得紧紧的,两手抽搐般的捏住床铺,她的下身亦来了一阵又一阵的强烈颤跳,呼吸越见急而短促,绵绵延延的叫声里,混杂了气促般的呼气声「嗄——嗄,不行——嗯嗯,啊——嗄,不行了,嗄——嗯,嗄嗄,嗯嗯嗯,嗯嗯——」

  到此,我才抽身出来——回看小妤的状况,不是夸大,她就像是遭受了无情蹂躏摧残一样,头发乱了,放空的两眼半合,嘴巴虚张,呼着大气,绷紧的身体侧卧一边,小腹仍在颤跳不停,好像对外界都失去了一切意识一样,不知今夕何夕的样子。

  直待她回了好一阵子的气后,我才动作细腻轻巧的调整她的姿势,让她平躺回来,好让我能把她抱住,给她高潮过后的一点点温柔慰藉。

  半晌,小妤的呼吸平缓了,身体放松了,眼睛回复神采了,我才跟她轻轻亲吻。

  吻过了后,我跟她悄悄耳语问道「喜欢吗?会不会觉得很难受?」

  「嗯嗯……」小妤咬着下唇,虽似是茫然的,但眼里藏有千言万语的瞪眼看我,喃道「不会难受……人家很喜欢。」

  当我正要脱下裤子的时候,小妤的两手再一次突兀的探前来。她制止了我的动作,没有说话,脸上仍是玩兴不减的得意笑容,然后拉开我的两手,由她亲手把我的裤子脱下来——这个感觉真的很微妙,看着眼前赤身裸体的妹妹,正在为我脱下身上最后的衣物,刻下,我们将会再一次玉帛相见,随之发生的事将是我们兄妹俩早有预谋的一场鱼水之欢。

  从来没幻想过,我跟妹妹的关系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要是那一晚,她反抗了,伤害她了,事情或许只是一个提早夭折的痛快结局。

  同样的,我也从没想像过,我们兄妹俩竟会双双出现在这种地方——回看自己的裤子,不过是穿在家居的宽身裤子,就连束腰的裤带都没有,里头只有一根橡皮筋就能套牢的裤子,正在被小妤缓缓的拉下来,那种蕴酿满腔压抑已久而即将得到解放的心情,真的越来越见複杂,越来越值得细味。

  令我感到有趣玩味的是,要是这刻有人投石问路,询问我们二人为何於此地做出如此龌龊的事情?我亦只能给予一个龌龊的回答——因为爸妈在家,我们兄妹俩的情欲突然一发不可收拾,才需要另觅地方找上时钟酒店做这档事情。
  当下,我不肯定小妤有没有我这种胡思乱想的闲逸心情,只知道当她把我的内裤拉了下来,让我胯下那根已经勃然起劲,朝天直指的阳具完全展露出来的时候,小妤的神色更见从容,害羞而不尴尬,妩媚而不矫情,抿嘴微笑而不语,黑瞳明眸骨碌碌的来回打量我的面孔和身下的阳具。

  「……笑瞇瞇的怎么了?」我一边问道,一边将挂在腿上的裤子内裤都一并脱下来……对了,妹妹只是象徵的做个样子而已。

  「没喔。」小妤轻轻摇头,没再多说话。

  「啧。」一笑带过。

  留白的三言两语之后,气氛蓦地沉寂下来,屏息静气之间,我亦从裤袋里掏出那个小盒子,把里头一个方寸大的小包装拿了出来。撕开了那个包装,把那个油油的避孕套拿捏在指间的时候,小妤那一对小巧的纤纤玉手再度突兀的探来,轻如棉絮,重如磐石的按在我的手上。

  「哥,不用也行的。」

  「……啧,都买了,为何不用?」

  「你爱我吗?」

  感情,确实是人与人之间最难以捉摸的一个事情,或许它最令人伤脑筋的是,它要不动辄花上人们好几个年头,才能建立起一段薄如纸纱的关系,然后转瞬覆灭而空余遗憾。要不,它亦能在吊桥上的心跳瞬间,一眨眼昇华至极,从形而上包藏一切,容下天地宇宙——我不会质疑小妤给我的爱,令我感到踌躇的是,我该如何回馈这份经年累月的情感而已。

  「……傻瓜,我就是因为很爱你,非常非常的爱,所以我才要用它。」我确有一刹那的迷茫,但真的,挣扎的不是爱与不爱,而是应该如何去爱?我不清楚选择是否正确,亦不肯定是否小妤想要的回应,眼下唯一确定的是,我不希望自己跟小妤的关系是徒有肉欲而没有情感……我爱她,不只因为她是跟我发生关系的女生,而是因为她是我最疼惜的妹妹。

  「唔?」小妤鼓起了脸蛋,皱下了眉头,好像还消化不了我的说话一样。
  「啧。」看着她这个惆怅样子,我再轻轻推了一把,握着她的手,轻声说道「帮我戴上这个,好吗?」

  小妤并没有拒绝,虽然仍是气鼓鼓的不发一言,但还是将避孕套拿到手上,默默依着我的指导,为我的阳具套上了这个彼此协约好了的避孕套。而在这一切之后,小妤很配合的躺到床上去,为我打开了大腿,让我的身体再一次压了下去,让我再一次进入她的身体。

  「嗯啊啊——」小妤的呻吟声,如同养份,如同呼喊,如同打气,令我更卖力的干下去,更想不遗余力的做好这一份爱。

  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前后总结,大概花了一个小时多。面对爸妈,我们也依照约定好的藉口,看了一场电影来轻轻含糊带过——坐在沙发上,静了下来,看着电视上令人激昂的球赛,看着爸妈扼腕叫喊的神色,看着小妤从厨房出来沾了满嘴的牛奶,我的意识终於回到这个家里……

  老妈瞟了小妤一眼,捎来纸巾给她吐槽道「这孩子真是的,喝个牛奶都可以沾了满脸的。」

  「喔,谢谢。」小妤一边接下纸巾一边道谢。

  「呵。」老爸没说什么,只是发出了单调笑声。

  「呃……」而我呢?看着那个正在用纸巾把嘴上牛奶抹掉的妹妹,越看越惹我遐想,引发了几乎不受控制的下流想法——看着小妤不经意的表情下,一边拿着纸巾擦拭,一边以小巧舌头拨弄,粉唇红舌纸巾和牛奶之间的相互撩动,令我的心血又再一下子瞬间飇升起来,身下的反应强了,疼痛了,才令我蓦地记起,我原本想跟小妤讨论的话题是什么!

  呜哇!虽然不久之前才刚跟小妤做爱了,但……但还是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因为我忘了!在如此难能可贵的机会下,竟完完全全的忘了让小妤的红唇贝齿为我打开,吞吐我的阳具,而且不只要给我口交,还要吃下我的精液,更要让我喷她一脸糊里糊涂的。

  呜哇哇哇!我很想颜射小妤的可爱脸蛋呢!

  作者按:近日事忙,上载迟了,还望各位看倌体谅——虽然看样子,根本没有多少人在期待(笑)。

  这个故事到了此章,亦是一个小结。事实上,这个故事成於早几年前,是拙笔用以磨练文笔及自娱之用,尤重於第一人称及动作描写,故在每次上载之前,仍需将故事几番重读重塑,代入感受再修订,以附合前情后事……虽然仍有明显的不足之处就是了。另,故事往后发展虽然早已成形,但纵观留言反应,相信不是大家期待的方向,故此,献丑不如藏拙,本故事将在此章作结。

  万分感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