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乐的尸体】作者:血睚眥   其它小说 



字数:5676


     许紫乐的尸体被发现在办公室里.

    那位美丽的女白领十分淒惨的睡在阴暗的地板下面。

    藏尸者为了将她凹凸玲珑的躯体塞进狭小的地板隔间中,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她雪白的皮肤上蹭出一道道青紫与划痕。

    而为了避开体被支撑隔板的支柱,许紫乐修长的四肢被摆成了一个极其扭曲的姿势——

    左臂弯曲到耳边,似乎是在拢她那已经乾枯的长发;

    右臂则向上伸去,似乎想要够到什么东西似的;

    她的阴户正抵在一根支柱上,於是细长的双腿不得不向两边岔开,似乎是一位青蛙公主,荒谬而滑稽。

    当地板被掀起的时候,紫乐高耸的乳头,因为地板的刮蹭也受伤了。

    她的眼睛茫然的望着天花板,已经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洁白光滑的皮肤,也已经变成了青白色。

    「队长,该死者全身赤裸。」

    办案的警察不怀好意的笑道。

    之后,他再掀起一块地板来,露出紫乐的下体——

    整洁的阴毛已经被干掉的精液和淫水弄得一团糟,而精巧的女阴红肿外扩,几道擦伤在大腿根部清晰可见。

    ***

    许紫乐的尸体发现在办公室的地板下。

    在狭窄阴冷的地板隔间中,魅力的女白领一丝不挂的死在那里.

    柔顺的长发已经变得乾枯,毯子似的铺在她身下,几缕乱发遮掩着她已经发青的面孔。

    她失去生命的脸庞依旧秀美,那双失去了神采的大眼睛静静的瞥向一边,似乎透露出对死亡的无奈。

    因为紫乐的身体被强行塞进地板底下,致使她的原本晶莹的肌肤多处被刮蹭出伤痕和淤青。

    而且,凶手为了把肢体修长的她塞进充满支柱的地板框下面,而将她摆成了一个十分怪异的姿势。

    她的小蛮腰扭曲着,四肢朝着不同角度弯曲,那样子,像是在跳舞,又像是等着揭开地板发现她的人的临幸一般。

    紫乐的身体已经微微开始腐烂,几只苍蝇围绕着她的下体飞着——

    那里原本整洁的阴毛纠结成了一团团的,还残留有一些乾涸的爱液和精液。
    警察将紫乐的身体从地板下拉出来,发现她的背后已经凝结了尸斑,又把体温计插进她的肛门里.

    紫乐的尸体还没有失禁,但是拔出的体温计里还是夹杂了不少姑娘最后的粪便。

    从显示的温度和尸斑状况来看,紫乐已经在地板下死了3 天了。

    「队长,该死者女性,大约23岁,死者颈部有掐痕,是机械窒息性死亡。女阴红肿外扩,发现大量精液残留,生前与死后均遭受了性侵犯。」

    「知道了。」

    琴怜爱的理了理这位薄命红颜的头发。

    之后吩咐手下们将许紫乐已经由僵硬变得瘫软的尸体放进黄色的尸骨袋中运回警局解剖。

    ***

    啪嗒一声,紫乐娇媚的遗体被扔到了冰冷的验尸台上。对着粗暴的行为,琴皱了皱眉,支走了其他人开始独自验尸。

    紫乐的身体静静躺在停尸台上,双眼和小嘴都微微张着,似乎还有一丝气息或话语想要吐露。

    但是琴凑近紫乐的唇边,却只能嗅到已经开始腐败的尸臭了,曾经湿润晶莹的嘴唇,此刻也已是乾枯泛白。

    琴摇摇头,掰开紫乐的嘴,发现姑娘的口腔内壁有几处破损,虽然已经乾涸,但仍能看出她在死亡时口腔里积了不少口水与精液。

    琴怜惜的将紫乐如黑色大丽花一般散开的长发整理了一下,然后翻开紫乐的眼睑。

    长长的睫毛下,紫乐失神的瞳孔上朦胧的映出琴的身影。

    都说死者的眼睛会残留下凶手的影像,但这只是无聊的虚言而已。

    接着,琴摸了摸紫乐的颈子。

    又白又细的美颈上,印着一片可怕的扼痕。

    琴伸手扼住紫乐的脖子,发现那扼痕远比她的手大得多,明显是男人的手印。
    握着紫乐脖子的手感,如同握着一件精緻的瓷器似的,狠狠卡住她的脖子的话,一定会是很舒服、很令人兴奋的事情吧?

    只是不知道那个杀死她的人,有没有好好体会这种美。

    「死者许紫乐,女性,23岁. 尸体皮肤细腻,身材匀称,受过良好的保养.死者眼底出血,颈部有扼痕,口腔内有积液,被人扼颈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之后琴往下看去。紫乐的乳房——

    虽然已经死了数日,但没有瘫软变形,依旧浑圆而坚挺,瓷碗一样扣在胸口。
    琴爱怜的揉了揉那对美肉,的确是浑然天成的,并非硅胶制品。

    只可惜双乳之上满是粗暴揉捏造成的瘀伤,还有不少的牙印。

    左乳的乳头更是被残暴的咬了下来。

    然后,平坦的小腹上,也有两处浓重的淤青。

    一处在肚脐下方,一处在肋骨下侧。

    这两击的力度很大,娇柔的美人很可能因此而造成昏厥。

    「死者面颊、乳房和腹部有严重虐打痕迹与咬痕。死前或死后不久死者遭受过猛烈的袭击。」

    之后检查的是手指。

    涂着淡淡指甲油的指甲有几处已经开裂了,看得出紫乐在死前也猛烈挣扎过.

    指甲里面的纤维,琴悉心的提取了出来——

    丝绸与高档西服的面料。

    最后,琴立起支架,端起紫乐的脚丫放到支架上。

    紫乐的个个脚趾玲珑纤巧,脚型似是小弓似的,看来紫乐不怎么穿高跟鞋,保持了自然健康的脚型。

    现在,曲线柔润的一双长腿在琴眼前劈开,紫乐毫无反应的依旧微张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将红肿但依然诱人的女阴对琴这个陌生人暴露无疑。

    琴先是仔细观察外阴的伤势,然后将手指探入阴道内部,勾出了不少凝结了的腥臭块状物。

    「死者的外阴红肿外扩,死前与死后均进行过性行为……

    死后遭受的性侵犯尤为严重。在阴道里发现有精液与安全套润滑剂,推断死者跟两人在不同情境下进行过交媾。」

    琴说着,提高支架的高度,紫乐的双腿进一步被抬起,对着琴撅起了屁股。
    两瓣本应白生生的臀肉因为死后的尸斑而变得绯红,股沟里还夹杂着一些大便的残留物。

    琴仔细检查了肛门里的状况,发现里面也残余了不少精液。

    这位美人在死亡之际,将全身的娇躯媚骨都奉献给了男人吗……

    琴悉心的将紫乐的肛门清洗干劲。然后放下她的双腿,开始解剖。

    手术刀划过紫乐嫩滑的皮肤,黄色的浅浅脂肪层下,露出各类脏器——
    每一件都很健康,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可现在已经被死亡侵蚀了。

    琴一件件将器官摘除出来。摘下心脏的时候,琴情不自禁的深吻舔舐了一下姑娘的心。

    至於子宫,则将内壁悉心清洗了一遍之后留在了紫乐体内。

    对还没有生过孩子的紫乐,琴不想夺她身为女性最宝贵的东西——

    即使那冰冷的子宫已经不可能孕育任何生命了。

    之后,琴悉心缝好紫乐的身体. 素雅的女体上,就此多了一道Y 字型的缝痕,
充满了莫名的淒美。

    「死者其他脏器完全正常……」

    琴最后说道。

    然后如同祈祷她安眠似的,轻吻了一下紫乐的额头,合上了她倦然的眼睛。
    琴又将尸体清洗了一遍,放入了一间特殊的停尸柜——

    紫乐父母双亡,已经没有亲人会来认领尸体了,琴为此微微有些高兴.
    ***

    紫乐是为了赴老情人吉木的约会,所以才在辞职后最后一次来到公司的。
    本来只是说好互相吻别一下,但是当吉木的舌头熟练的在自己嘴里纠缠,并且一只手恰到好处的探向自己早已被熟知的敏感带之后,紫乐的脸颊已是绯红一片。

    「别这样嘛……我要结婚了……」

    紫乐推却着,但是两个人都知道这是口是心非。

    「再来一次,分手炮嘛。」

    吉木咬着紫乐的耳朵说道。

    女白领扭捏的扭了扭身子,然后「嗯」的点了点头.

    与吉木一起走进那道暗门后的储物间.

    一进去密室,吉木便疯狂的脱起紫乐的衣服,扯开小西装与衬衫,掀起文胸,按揉起紫乐乳房的同时,又是一阵狂吻。

    「嗯……啊……」

    紫乐迷离的呻吟着,一条腿也被对方抬了起来,隔着淫湿的内裤,两个人的下身开始来回摩擦。

    几番挑逗之后,两人进入正题,吉木把紫乐推到墙上,把她的短裙掀起到腰间.

    她紫色吊带丝袜所包裹的美腿与翘臀一览无余.

    这样子真是看多少次都不会厌倦呐——

    吉木坏笑着,拨开紫乐的内裤,从后面插了进去。

    「嗯嗯啊……吉木……好坏……我都要结婚了的……」

    紫乐蹙着眉头,香舌微吐,似笑非笑的回身看着正在奋力的抽插着的吉木。
    这傢伙真是个天生尤物,吉木心里位这美人即将嫁作他人妇有些遗憾,不过转念一想,这小淫娃,就算结了婚也一定不会拒绝自己的邀请的,於是又高兴起来。

    在紫乐小翘屁股与腰肢的扭动配合下,吉木很快交了货。

    白白的精液注满了安全套。

    「喂,要不要把这些都倒进去,彻底给那富二代带个绿帽子?」

    在紫乐穿衣服的时候,吉木拿着安全套笑道。

    「别使坏。」紫乐笑骂:「再见啦。」

    「真舍不得你。」

    吉木看到紫乐整理衣衫的样子,又忍不住亲近过来。

    二人又狎暱了一番后方才分开.

    「拿着吧,临别纪念。」

    走出临走时,吉木交给紫乐一瓶昂贵的香水。之后又吻了她一口。

    「嗯,你先走吧,别让人看到。」紫乐笑着说.

    当吉木走后不久,正要离开的紫乐惊愕的看到自己的未婚夫陆洲出现在眼前。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记耳光已经重重的搧到了她的脸上。

    紫乐哀鸣一声跌倒在地,再抬头时眼神里已经满是恐惧。

    「不是的……我……」

    梨花带雨的紫乐还想解释什么,但陆洲照着她小腹就是一脚.

    「呜哇——!」

    紫乐一口胃液吐了出来,乾呕不已,再说不出什么话来。

    而陆洲抓住紫乐的头发将其提了起来,毫不怜惜的照着她的小腹又是几下重拳。

    紫乐发出几声呜咽的哀鸣后,两眼翻白晕了过去。

    陆洲毫不犹豫,迳直将紫乐拖进了储藏室里.

    紫乐的高跟鞋因此被脱掉了,露出丝袜美脚.

    但是这美人的动人容姿已经再也吸引不了陆洲了。

    这个富二代现在只想杀死这贱人出气——

    没有人可以这么侮辱他,没有!

    半昏迷中的紫乐微微呻吟、咳嗽着,陆洲则在她清醒之前将自己的领带套在了她长白的脖子上。

    然后,以下身抵住紫乐的双腿,猛的勒紧了领带。

    「唔——!嘎……噶!」

    可怕的窒息感让紫乐睁开了眼睛,她茫然的看着眼前的未婚夫,然后惊恐的意识到他要做什么.

    「嘎——别……」

    紫乐使劲摇头,想要解释什么,但是除了窒息的声音之外什么也发不出来。
    她的双腿被陆洲死死抵住,双膝紧压在自己丰满的乳房上面,进一步加快了窒息的速度。

    「呃……饶……命…………我……不是……」

    眼泪、鼻涕与口水一股脑在紫乐秀气的脸上流出来。

    她奋力想挣扎,但是有洁癖的陆洲一直带着手套,所以任她的双手抓来挠去也是不疼不痒.

    紫乐的双脚也拚命的蹬着,但是已经被死死抵住的一双长腿根本用不出力气,只能一下一下的挤压着陆洲的下半身。

    感觉到紫乐双足在下身的按压,以及纤细脚趾在屈伸中的摩擦,陆洲也不禁硬了起来。

    ——或许让他就这样射出来,他会饶过我……

    紫乐已经开始模糊的意识中闪过这个念头,於是双脚更加卖力的服侍起陆洲。
    可这却让这个男人更加愤怒——

    这个贱人,在死到临头还卖骚么!

    陆洲加大了领带上的力度。

    紫乐全身挺硬了起来,随即她的双手乱挥起来,双脚也开始剧烈地抽搐。
    痛苦的神情逐渐变得淡然、无奈,一双大眼睛无神的看向一旁,只是眼泪和口水继续一个劲的流。

    又过了一会儿,最终的抽搐也渐渐停息了,紫乐似乎看到了某种不可见的光一般,缓缓抬起头来。

    「啊……」

    似乎长出了一口气似的,紫乐的脑袋在之后一下子垂了下去。

    只听见噗嗤一声,一个屁带着一些粪渣从她肛门里喷了出来,淅淅沥沥的小便也顺着大腿根滴在了地上。

    陆洲厌恶的将紫乐扔到她自己的失禁物上,发现自己也已经在紫乐临终抽搐的足交下,射了一裤裆.

    「哼,贱人!」

    陆洲收回自己的领带,朝紫乐那凝固於平静和悲伤的脸上啐了一口,转身离开了储物间.

    当肖日昇推门而入的时候,紫乐双腿大开坐在自己的失禁物上。

    眼泪、口水和汗液将秀发纠结的乱七八糟,昔日流转动情的一双美目,此刻无神的瞥一向一边,含着些许若有似无的哀怨。

    毫无疑问,那个让他朝思暮想的许紫乐,已经死了——

    用这种羞耻的姿势。

    自幼家教严格,一段道貌岸然的肖,此刻不禁怒火升腾.

    ——这个贱人,即将结婚还与人偷情,死了竟然还是用这种丢人的姿势!
    让他每晚夜不能寐的梦中女神,居然是这种贱人、这种贱人!

    但是,怒火只是表现,实际上佔据这伪君子内心的,乃是熊熊的欲火——
    那个意淫了无数次的肉体,现在就以这种撩人的姿势摆在面前……哈!
    肖大叫了一声,扑了上去。

    他不顾紫乐胯下那一滩乱七八糟的粘液与尿液,脱下裤子就杵了进去。
    一瞬间,至上的快感袭来了。

    紫乐在死前已是充分发情,阴道湿滑,加上她刚刚死去,下体还温热如生。
    两瓣淫花紧紧地吸住了肖的那货,几乎是自动的,肖在紫乐的体内抽插起来——

    简直就如同紫乐还没死,而在配合身前男人对自己的奸淫似的。

    「死贱人!死了也这么淫荡吗!」

    肖大骂着,一边干一边猛力抽起紫乐无辜的脸。

    随着他的巴掌,美人的脑袋来回摆动,秀发飞舞,就如同在不停摇头,哀求他住手一样。

    「我不放过你!你死了我也要得到你!」

    肖大叫着,用尽一切想得到的体位和手段来佔有着紫乐的遗体.

    他对着紫乐挂着涎液与白沫的小嘴用力吮吸,抓挠紫乐的后背、捶打紫乐的乳房,以至於张口将紫乐的一粒乳头生生撕咬了下来。

    面对这种暴行,已经死了紫乐只能随着肖的摇晃,头颈与四肢无力的摇来摆去,似乎也在进行着无力的挣扎;

    似乎在对肖求饶道歉;

    还似乎是在这份狂暴之下,起死回生,有了反应——

    可惜,这只是假象。

    肖将自己的精液注满了紫乐的子宫,然后有插其紫乐的屁眼。

    当菊花里也溢出一股股白液的时候,他又把站着粪便的肉棒塞进了紫乐的嘴里.

    将最后一点精液喷进了这位让他爱的发狂的女郎口中。

    终於,将紫乐全身都印满了自己的印记后,肖再也支撑不住坐倒在地。
    他抱着紫乐渐渐开始冰冷发硬(即使他如此激烈的爱了她如此之久,仍然无法阻止死亡的蔓延)的身体,痛哭起来。

    「日昇,你在干什么!」

    一声惊呼,将肖日昇从狂乱中吓醒。

    他哥哥不知何时也进了密室。

    不过,毕竟是哥哥,虽然不相信弟弟的辩解,但却立刻总结出帮弟弟逃脱的办法——

    将紫乐的尸体塞进办公室的地下,然后让身材不高的肖日昇换上紫乐的衣服离开.

    就这样,美人的娇躯被粗暴的硬塞进了到了黑暗、狭窄、孤寂的地板之下,直到2 日后才被发现……

    数天后,圣诞之夜。

    我听琴讲述完这个她刚刚结案的故事,悲伤地叹了口气。

    「您再为那个女子哀悼么?真是温柔的人啊。」

    琴笑道:「一般来说,都会觉得她如此放荡,遭遇这种灾难也是理所应当的,不是么?」

    我苦笑了一下:「我不是那种认为只要是美女,无论做什么都应该被原谅的人。但是,对於紫乐小姐……我真的觉得她很可爱,没有做出任何值得唾骂的事情……不,应该说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让人感到悲伤的。」

    「愿闻其详。」

    琴托起腮,看着我的眼睛。

    「你说过,她已是父母双亡的女子。在这个城市之中,她还能依靠谁呢?
    无论如何,一个美丽女子的美貌,就是她最大的宝物。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她这样孤苦的美人,若不去应和那些公司里的狂蜂浪蝶,又如何求得安稳的职业?

    若不在色衰之前许配於富豪之家,又如何过得晚年呢?

    「即使有智慧、有才能,那份美貌也已经遮蔽了那些。所以,除了美貌一无所有的她,只能如此将自己的媚骨风姿给予那些握住她前途的人……

    可即使如此,她却仍然被杀了……

    直到死,也没有一个人真正爱她。这件事……有点可悲。」

    琴微笑着瞇起双眼。

    「您真是一个绅士。」

    「读作绅士,写作变态?」

    「很有自知之明啊。」

    琴站起来走到床边,一把掀开挂着的帷帐。

    许紫乐——

    虽然没见过,但我知道是她——

    身着一身典雅而不失性感的白领装,端庄的倚坐在琴的床上。

    「送给变态绅士的圣诞礼物。」

    琴的笑容,依旧莫测到让我癡迷而恐惧。

    「还真是……无以为报啊……」

    「不必客气。让尸体完全保持生前的气色和柔软,在死灵法术之中只是很简单的一点小伎俩——不是么?」

    这傢伙……

    连我会死灵法术这件事都知道么?

    唉,如果有一天我死在她的手里,那一定是最幸福的了——

    不过,不是今天。

    「要好好爱护她哦,绅士君。」

    琴几乎是半推的将抱起紫乐尸体的我赶出了门外——

    我本来想要和她共同对紫乐LOVELOVE的……

    不知道她是否出於嫉妒(嫉妒我或者嫉妒紫乐都有可能)还是单纯的不喜欢弄髒自己的床。

    不过无论如何——

    圣诞快乐,my lady.

    紫乐安静的倚在我怀里,和我一起走进黑夜之中。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hxjhghzrl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shibingb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